枣茶.

谁不喜欢帅哥呢

sdgj演唱会的槽点永远高于泪点

夹心dd化妆师出来挨打

贺峻霖服装师出来挨打

陈泗旭发型师出来挨打

时代峰峻灯光师出来挨打

时代峰峻后期出来挨打

修音师出来挨打


我真的看完之后心里有1..不舒服,我真的真的很不想看到我喜欢的孩子给别人做陪衬,四元合唱或许是我唯一的慰藉。


四元是真的。


透过sxh我好像看到了yhx的影子


看我喜欢的孩子给我曾经喜欢的孩子做陪衬心里就很难过,我还是好想念他们作为一个团体出现的时候啊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晓得了晓得了


今天小严喜欢拾吾吗:

🐴一下




十十早:



🐎,抱歉……




易笙君℃:







……很抱歉一直都在乱用,以为都是一个意思。马住作为警示。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在原作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创作与原作后续发展不同的故事,或者完全的架空,都是属于AU的。
















拿最近看的钻A举个栗子,如果有一篇文,设定为容纯没有去青道,其他人还是在青道安定打棒球,那么这是一篇AU同人。
















如果另一篇文,前面沿袭原作设定,然后中途将夏季决赛的结果改为赢了稻实进军甲子园,那么这也是一篇AU同人。
















如果还有一篇文,全员都没有打棒球而是改去打篮球(……)了,这也还是一篇AU同人。
















因为它们都与原作设定相左。
















所以总的来说,同人创作除了严格的原作向同人之外就是AU同人。
















PS:百度百科的介绍认为Predictive fiction(预测同人)也属于AU的一种,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原作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根据原作设定对后续剧情进行猜测和自行创作,应该是属于原作向的一种,不过这也是我的个人观点……
































架空就简单了,原创意味上的架空是指设定有别于现实世界或者实际实事,同人意味上的架空自然就指的是区别于原作设定的创作。
















不过比起AU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原作向同人以外的类别,架空同人往往仅指完全脱离原作背景和环境设定的那种。只要主要角色还在原来的环境设定中,一般都不会被归到架空里面。
















还是举钻A的栗子,上面那篇全员去打篮球()的,就是一篇打篮球设定的架空同人。而前面的两篇因为还是处于原作世界观下,所以并不会被称为架空。
































PARO,啊……说到这个就要从同人志的源头谈起……
















咳好吧,PARO这个词来源是parody,原本的意思是指比较接近恶搞性质的模仿行为。应用于同人圈的时候则是aniparo和gameparo这两个词,它们指的是动漫改编同人志和游戏改编同人志。
















……但是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像同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同人的意思了一样,paro也不是当年的paro了!【x
















由于原意是指模仿和改编,所以PARO一般而言是指借用一部作品已有的世界观设定来进行同人创作。对,重点是借用已有的世界观
















所以像每个圈子都会有的哈利波特PARO,或者很多圈子都会有的狂野情人PARO,或者有的圈子会有的魔戒PARO,这些都是将某个作品的世界观借过来,然后将另一篇作品的角色和人物关系放进去进行同人创作。
















而很多作者让我很头疼的是,她们会简单粗暴地标上“警匪PARO”“佣兵PARO”“古代PARO”“现代PARO”……不不不请你们换成警匪架空古代架空现代架空好吗,那完全就只是朴素的架空啊_(:з」∠)_
















不过反正这也只是我个人看法……
































2、原作者就是叼
















欧美作品相关的slash小说,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往往会在文前发表一个很重要的弃权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
















而对于原作向同人的作者来说,不仅角色,还有他们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一切世界观设定,都不属于作者。
















他们属于原作者。
















所以说,不管你觉得原作有多少槽点,作者的设定有多么不科学,剧情的发展有多么生硬,都没有权力去改变它。
















对,你可以在同人里写出自己的想法,改变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甚至他们本身的性格。但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一件事:你从来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里要插播一点就是我从来都认为同人作者写出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这个任何东西里可以包括架空包括crossover,甚至包括NC17,包括OOC,包括ABO或者BDSM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关起门来自己写。
















放出来了就不能怕被人骂嘛。
















有句话将同人创作称为“戴着镣铐跳舞”。大家又不是傻子不知道戴镣铐很累很麻烦,但是创作同人本身就是捡了人家现成设定的便宜,吃了人家给的饭你还嫌弃人饭不好吃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当场说出来被人泼一脸汤也是难免的不是?
















所以——着重说OOC,我一向觉得哪怕同人作者跟原作者是灵魂之友也不可避免会出现OOC的情况,只是根据对原作剧情的把握大家各自程度不同而已,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原作的态度。只要尊重原作用心去揣摩起码五成以上的精神能领会得到吧?就算实在领会不到但是心意到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但是用着人家原作者创作出来的角色和设定然后反过来嫌弃原作……我就不说某些个圈的某些粉了,端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分明是素质问题吧。
















也别说原作者本身怎样怎样,人家就算是一拍大腿临时想出来了个角色然后随便糊弄糊弄把他的剧情写完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原作者就是叼不要不服,有本事你自己去原创故事,要么就老老实实听原作的。
































3、关于HE和BE
















反正我是剧情合理派。
















只要合理就是好E,结局强行喂SHI的原作哪怕大家一起手拉手HE我也不会接受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即使我本人对lyj并无任何看法,但还是觉得好看能使鬼推磨。他真的好漂亮。皮囊浪漫而又薄情。深情款款的把你推进深渊,然后微笑着看着你,说这是我能留住你最后的办法。
我真的好想写一下这个浪漫而又矛盾的大帅哥。

【敖子逸】谷雨

双向单恋预警

ooc被我吃掉了

祝大家元旦快乐呀~

他是在谷雨那天结婚的。

那天的雨淅淅沥沥的下,天阴沉沉的。你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居然想的是今天不适合办喜事。

天太阴了。

你踩着水洼撑着蓝色的伞走过灰红色的砖地,凹凸不平的砖在脚下又湿又滑,让你踩着高跟鞋的脚崴了好几次。走出砖巷子的尽头的时候,你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说不清是疼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初春的天还是冷的,早上出门的时候你特意翻出他以前送你的护膝愣了半晌,最后放在了垃圾桶边,换上了他一直不允许你穿的短裙。此时你的膝盖已经冻得通红。

你在巷子口遇到了丁程鑫。

丁程鑫身上是黑色的西装,胸前用鲜红点缀的伴郎二字似乎字字都在戳你的心肺。你感觉胸口被人踹了一脚,喘不上来气的疼,有轻微窒息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

丁程鑫站在你前面:“他说,你就不要去了。”

敖子逸拜托他告诉你,你不要去了。

你勾起嘴角,却扯不出笑容,几天的焦虑仿佛是喂了狗。心脏被人一鞭子一鞭子的凌迟,痛的你喘气似乎都带了血气。然而体现在表面上,不过是微红的眼眶而已。

“我……”我不会惹麻烦的。

辩解的话在喉咙里堵塞住,你愣了半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好央求般握住丁程鑫的胳膊“带我去吧,我一定站在光照不到的最角落,不会让他看见我的。”

大学四年的同学,丁程鑫面对你还是心软了,再三跟你确认只是看一眼他就走,随即为你拉开了车门。

敖子逸的婚礼会场布置的很温馨。到处都是小朵小朵的紫罗兰,一束一束插在各个地方,门口还有人在发喜糖。

你捏着一颗软糖,却发现是你最受不了的芒果味。你四处找寻垃圾桶,想将他扔掉。

你应了自己的诺言,站在没有声音的角落,把周围的笑声都屏蔽,捂着嘴任由眼泪像洗脸一样把你的妆容晕开。

从始至终,你没说一句话。

“走吧。”丁程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你身后。你无言的低下头去,在原地徘徊。

我还想,再看一眼他。

就一眼。

婚礼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人端了酒去祝福他。他只是浅浅的勾出一层笑纹。身旁是他的新娘,那个让你曾经势在必得,想起来都开心的不行的位置。

“走吧。”丁程鑫伸出手去拉你,你却倔强的挣开了他的手。丁程鑫怕你继续待下去会更伤心,愈发用力的拖拉你。而你只是泪流满面的朝反方向挣脱,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兽般呜咽着。眼泪和话语随着哭泣一起滚出喉咙。

“不,求你了,让我再看看他吧。”

让我为自己无疾而终的爱情亲手做出一个坟墓,把自己埋葬在了里面。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吗?

敖子逸忽然看了过来,你与他在半空中视线相撞,蓦地愣住了。他的眼里,慢慢的溢出思念。额发下的澄澈双眸隐忍却无奈。西服口袋里原本属于你的戒指烧灼着敖子逸的心口,疼痛的感觉从头蔓延到心脏。

你是他为之付出了全部青春的女孩,却不是那个陪着他走完后半生的女人。

他的新娘拖曳着波光流转的鱼尾裙走出来,头上的珠串晃得你站不稳,任由丁程鑫从背后扶住你。

他今年二十八岁了,正是事业蒸蒸日上的好时候。你很想上前去,跟他说我们走吧。很想把自己的心剖出来给他看看,看看上面每一道纹理,都写的是他敖子逸的名字。

他的眼睛在橘黄色的宴会灯下熠熠发光,似乎正在和朋友谈着未来,眼里的憧憬是你最熟悉的神采飞扬。

你们都互相挂念彼此,但时间是个太残忍的现实主义者,它推着你,让你踏上新的生活,踏上没有他的生活。

你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他已经没有看你了,现在正挽着新婚妻子的手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仰头的那一刹那展露出了完美的颈线和下颚线。

敖子逸放下酒杯似乎是说了什么漂亮话,周围蓦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他也笑的爽朗,一双眼睛半弯着。

你转身,脚步稳当的一步一步走出了婚礼殿堂,丁程鑫始终在身后跟着你。你点燃了一支烟,站在车门边用力吸了一口,任由烟雾将你憋出泪花儿,然后长吐了一口气,胸口的苦涩随着呼吸逐渐削薄。

半年后,当红明星丁程鑫与你结婚,婚礼当天来了许多人,你却唯独没有看见那个眉目俊郎,如今已为人夫的少年。

这样也好,你释然的笑了笑,在繁重的婚纱下偷偷踮起脚尖,吻上了丁程鑫。

你的婚礼殿堂外,陈泗旭远远的斜倚在车边,车里坐着个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男人。陈泗旭叹了口气,从车窗外塞了根烟进去。

end.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www

或许我可以拥有你们的评论嘛

敖子逸×你
*

他被庸乱的人潮挤得不断侧身,却能够淡定的理好歪掉的领结,眉头短暂的蹙起又淡化成一丝礼貌的微笑。在无数闪光灯下从容的穿过。将纷杂抛在脑后。


场面混乱不堪,新晋影帝自然赢得许多人的格外关注,就连退场也是拥堵的水泄不通。记者向他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通通被他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胸口的纯白蝴蝶结随着他的脚步一顿一顿的飞扬,仿佛周身锐利的气场也被这纯白淡化了三分。还略带青涩的脸庞上是未染世俗的透彻。却又老练的拨开层层人群,眼底是难能被发现的一丝急迫。

脚步匆匆的离开记者和粉丝的围追堵截,大明星立刻扯开已经被撞歪的领带,脱下禁锢自己的西装外套,露出里面少年气的白衬衫,沿着空荡的走廊飞奔而去。

直到被助理护送上车,少年终于展开一直微微皱起的眉头,急急划开了手机。脸上是颁奖典礼时未曾有的温暖笑意。

让他这么着急离场的短信赫然是你五分钟前发来的一句话。

“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小蛋糕。”

我也想玩玩


接受指责,哪怕一点点也可以的


评论收获快落


你们懂我意思吧


我会有产出的


祝大家十二月发发发



想玩


我的天哪鹅喂肯是什么完颜五A团新歌也太太太太太酷了吧!!!是什么隐藏的宝藏啊!

就这个动作我能脑补一万字爱恨情仇超现实黑道大佬文!!!!

jpy那个抬眸的表情我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什么无奈又隐忍啊!!!

ym,有戏。

TF家族乙女向//分手过后

破镜重圆向

年纪大五人组

文笔沙雕/ooc/xxj

为写文做个摸鱼

“我们…还是朋友吧。”

 分手多年,再面对丁程鑫摄人心魄的丹凤眼,你依旧被问的哑口无言。当年提出分手的人是自己,最先逃开的人也是自己。如若不是出差来重庆,怕是也不会被堵在这巷尾,被这早已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抵在墙角质问。

  “……是。”

  
你嗓音异常干哑的憋出个字,俯身想从他臂膀下经过,却被他扯住帽子,强硬的抵在墙角,穿着运动裤的修长双腿竟然还卑劣想要插进你的裙子中去,你不得不夹紧双腿,被迫求饶。

  
“丁程鑫!你别这样。”

  
此时他像只野猫。在一起一年,他早已将你的习惯摸的一清二楚,轻而易举卡住你腰间的敏感点。让你发出一声难耐的喘息。
  

他手心炙热,反握住你的手腕,歪头眯眼,还恶劣的舔舔唇角。“我怎么了?”

  
  宋文嘉

  
你离开公寓那天他意外的下班早,大模特的淡妆还没卸,衣服上的亮片一晃一晃的,晃得你不敢抬头去看他。
  

“要走了?”他的声音轻轻的。站在客厅的落地窗边看着你满屋子的收拾东西。
  

“嗯。”

  
你心虚,垂了头让长发挡住脸,把钥匙放在桌上推过去。“公寓的钥匙我也还给你,以后…就不回来了。”
  

他没说话,只是沉默着轻轻点了点头。也没动桌子上的钥匙,任由它躺在冰凉的玻璃上,幽幽的散着冷光。
  

你拖着行李箱站起身来。当初和他在一起时你的东西就没带来多少,大部分都是他后来给你买的。你也都选择留在了公寓。
  

“那…再见吧。”你终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这个你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他只是沉默的看着你,冷着脸,只是眼眶微红。你不忍再看,在压抑中起身走向玄关。开门的一瞬间身后传来粗重的呼吸声,高大的男人几步跨过客厅的杂乱无章,扯掉你的行李,从背后狠狠抱住你。
  

背后袭来的高大阴影几乎让你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他似乎觉得连抱你都是奢侈,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让你正好抵在他的胸膛处,急切的心跳声似乎在昭示他对你的沉重的爱。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手忙脚乱,毫无章法的亲吻了你的耳垂,脸颊。末了,喘着粗气,涂了磁粉一样的声音在你耳边哀求。
  

“别走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好不好?”
  
  

马嘉祺

  
他平日在家总是喜欢喊你妹妹。即使在分手时也是微笑着,温柔的问你,是不是他最近工作太多了。你咬着下唇,用力摇了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马嘉祺,我不爱你了。”
  

男人的眉宇一瞬间蹙结起来,皱着眉头想要搂过你,被你闪身避开了。你把他的工资卡塞进他的手心。抬眸的欲言又止,随后落下一声轻叹,便欲离去。
  

身后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你在心里期盼着他能来追上你,却又在心里为自己的优柔寡断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抬起的步伐却被他的声音压在了原地。
  

“妹妹。”马嘉祺柔声叫着你:“你回头。”
  

你还是依他所言,傻傻的回过了头。
  

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单膝跪地。修长指尖的尽头,是一枚干净而新颖的银制尾戒。你记得你曾和他说起过,尾戒对于你是致命的诱惑,即使尾戒的寓意并没有钻戒那般美好,却依旧是你的最爱。

  
“我本来最近一直筹划着这件事,没想到被你给抢了先,真是猝不及防。”男人干净的双眼有些紧张的看向地面,抹过发胶的刘海儿落下一缕搭在额前,格外的清爽。
  

“但是,我想让它有个女主人,哪怕你不爱我了,即使你还是要离开我,也请你接受它。”膝盖上的旧伤已经有些不适,马嘉祺却依旧执着的跪在地上,等待着你给他的宣判。
  

而你早已泣不成声,心里的冷静被面前这个男人的柔情融的一干二净。
  

“你怎么还不来抱我啊。”
  
 
张真源

  
他给你的感觉是什么?敦厚,老实,撩你于无形之中?还是些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早就忘了。
  

在KTV遇故人这件事情,你早已在心里给自己打过预防针。毕竟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再见面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只是那群同学却不肯放过你,当年一起暗恋过张真源的几个女生拉着你,以消愁的名义一杯接一杯的灌你酒。你在朦胧间看见在唱歌的张真源向你这边看了一眼,也不只是错觉还得真的,你模模糊糊的觉得他情绪不太对。却也无暇顾及,被人囫囵灌了几轮酒,意识也开始不清醒。
  

直到聚会结束,你还向一滩烂泥似的软在沙发角落里,有要好的女生发现了你,费力的支起你要把你带回去,却被张真源拦住了:“我来吧。”
  

同学都知道你们是前任的关系,料想也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便松开了手。
  
 

张真源将意识模糊的你打横抱起来,直接走出了包间。还带着寒气的胸口贴在了你滚热的脸上。你下意识的把头歪在他怀里。
  

张真源身子一僵,无可奈何的低头看了看熟睡的你。熟练的从你的左口袋里掏出钥匙握在手心。打车送你回了公寓。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起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你醒来只觉得有点迷迷糊糊的,揉着脑袋起身,却正好遇见从浴室出来的张真源。他的发尖还挂着水珠,一滴一滴落到锁骨上。浴袍下的腹肌若隐若现。
  

“!!!”
 

你震惊的看着你的前男友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浴室还湿着身子。张真源却无动于衷,看了你一眼径直绕过你坐到了餐桌旁。

  
“醒了就过来吃饭吧,有你最喜欢的小蛋糕 ”

  
这么久了,你的习惯还是没变,张真源暗暗笑了笑,无视你惊诧的神情。却心情很好的勾起一抹微笑。

  
“你在我家干什么。”毕竟是前任的关系 你总觉得有点儿尴尬。张真源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抬头看了你一眼,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你觉得有点儿可怕。

  
“我昨天发现你还是单身,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所以我就擅自做主张把你给追回来了。”
  

  敖子逸

  
看什么看,你爹可能把你丢下吗?你爹一定是死缠烂打甩都甩不开的大狼狗。

我想看你们的评论qwq